当前位置:主页 > 师俊莉 > 大咖文章 >

一封来自患者的感谢信,让我觉得做医生很好!

来源:电竞博彩app哪个好发布时间:2018-07-18

  感谢师俊莉医生给了我美丽的鼻子,让我的人生自信从容!——师俊莉

  提笔写这篇感谢信时,距离我做手术已经一个半月有余。从来不敢想象,我还能拥有一个正常人的鼻子,甚至比正常人更美一点的鼻子。

  说来这是我的第三次手术了。

  母亲身体一向不好,经常需要吃药调理身体,怀我三月有余,才得知有我。可奈何身子太弱,医生怕一尸两命,都拒绝打掉我。是药三分毒,这三月母亲也没间断过药,对孩子怕是有影响,医生宽慰到说,没事,到8个月的时候流掉就好了。母亲气恼,8个月,我怎舍得,纵使是瘫子或是傻子,我也认了。

  终于我出生了,没瘫,更没傻。只是右眼角旁多出小拇指大的一个血瘤。三个月后,母亲带着我去了医院,一支硝酸甘纳打进了血瘤里,瘤是去掉了。多余的药水顺着鼻梁留下,鼻背的皮肤和经也烧坏了。

  随着我的逐渐长大,坏死的皮肤皱成一团,总牵扯着鼻孔上钩。母亲从小便说我是福星,我一出生,母亲的病遍全好了,亲戚长辈也对我格外照料。倒也没觉得因着与别人不同,而自卑内向,反到因为血瘤带走了母亲的病而开心。

  可我知道,母亲是有歉意的。14岁时,母亲带我做了第一次修复手术。手术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那天似乎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母亲一直在病房外守候着。手术很成功,从脸颊两侧取出内皮来盖住鼻背的疤痕和放松坏死的经牵扯的鼻孔。

  三个月时的那场意外,我的创面太大了,鼻孔放下了不少,可距离对称,还是有很大的距离,鼻背的疤痕也只去掉了部分,加之手术又留下了新的疤痕。

  大学后,我咨询了武汉的医院,做过几次激光,甚无效果。一家医院的教授看着我的鼻子直摇头,小姑娘,你这个至少得5万快,得好几年修复,还不一定治得好。我瘫坐在医院的走廊下沉思,5万块,我没有。就算有,做不好,又有何意义。

 

  可我还是不想放弃,接着去咨询,终选择了一家三甲军区医院手术,方案依然是植皮。整块的疤痕是祛除了,可是却留下了新皮与旧皮缝合处的条条疤痕和两次植皮后明显肥大的鼻子。

  说到底,终究还是比第一次好的。可我还是奢望,想要一个正常的鼻子。

  毕业后,我努力工作存钱,但不仅是因为这个颜值及正义的社会,更不是因为想要邂逅一段美丽的爱情。我只是想要更加自信,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算算年岁,我已经25岁了,青春也已过去了大半,禁不起折腾了,如果做不好,我是不会再去手术的。

  我咨询了北京好的几家公立整形医院,和韩国包括Let’s美人背后的整形医生在内的几家著名整形医院,得到的结果却让我失望。

  联合丽格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医院,他说郭树忠教授很厉害,被老鼠咬掉的鼻子都能补回来,你这个肯定能做好。我本就不信任私立整形医院,近几年出过的事端太多,美丽谎言的承诺下是连行医资格都不具备的转行医生。

  查了郭教授的资料后,我还是决定去试试。和医生助理说了我的基本情况后,医生助理带我见了师俊莉医生,师俊莉医生给了我一个不同于我咨询过所有医院的方案:从鼻孔内部入口,掀开我的整个鼻部外皮,削平驼峰鼻,矫正弯曲的鼻小柱,取一小截内软骨补缺损的鼻孔和延长鼻头来改善朝天鼻,从而来改善整个鼻部的形态。但师俊莉医生也明确的告诉我,我的这个情况绝不是一次手术就能改善的,这一次是先改善整个鼻部的形态,外面的疤痕不动。如果一起动,危险系数太大。等半年或一年恢复好后,再来改善疤痕问题。

 

  不同于我之前见过的私立整形医院的医师,夸大其词,两次激光就能立马见到效果。更不同于公立三甲医院的整形医师给出的采用和头两次一样的手术方案——从脸颊抽取一块新皮,补掉之前的疤痕,新疤补旧疤,再垫上一层皮去,只会让鼻子更加肥大不对称。韩国医院就更不用说,直接对我说了No,异国医生怕出意外我能理解。可还有一位医生直接要我把挂号费退了,说我现在已经很好了,再做只会越做越糟。怎么有这么耿直的医生,开门做生意,不接单就算了,还退人挂号费。

  所以当师俊莉医生给了我这个改善方案的时候,我思考了很久。那么多医生对我说了不,师俊莉医生真的可以做到吗?

  说来抱歉,我是奔着郭树忠教授来的,之前从没了解过师医生。后来查了才知道,师俊莉医生是郭树忠教授得意的徒弟,专注于鼻整形领域,尤其擅长于全耳软骨来完美鼻形。

  但我本就是做推广的,现在的人,大都不惜花重金在推广与营销上,网上查到的资料真假掺半,当不得真。

  可我想赌一把,赌联合丽格才开不久,不敢出太大的医疗事故;赌他们既然想要我做案例,那么自然是有信心也会用心的把我往好了去做;赌我的直觉与运气,我相信师俊莉医生会给我带来幸运。

  结果自然是我赌赢了。还记得上手术台前,师医生问我,做手术之前,去拜过佛吗?我满脸疑惑的说着没有。心想着:代表着理性与科学的医生也会信佛?

  当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后,我才明白,我的手术风险是多么的大。普通的做鼻整形手术的患者住三天就可以出院了,可我不同。幼时出生起留在鼻部的血瘤到后来的两次手术,我的鼻子两处血管已被切断,只有一处能供血,此次剥离范围又特别大,手术持续了4个多小时。

  师俊莉医生倒也不过多和我解释手术的难度与风险,而是在我住院一个星期后,就免了之后的住院费和换药费,让我安心住着养病,不管每天手术有多忙,都坚持亲自给我换药。

  当揭开纱布的那一刻,看到自己和常人无异的鼻子,我真的很感动。师俊莉医生不仅修缮了我的整个鼻部形态,还把很多疤痕粘连的肉给去除了,我鼻子外部的疤痕也平整了,淡化了不少。

  我赞叹着师俊莉医生的高医术,师医生开心的像个孩子,感谢我的信任。母亲拉着师医生的手说,感谢师医生弥补了母亲二十多年的遗憾,师医生擦着母亲的眼泪,说着都是我的幸运。我看见了她眼中的点点泪光,如此纯真。我羞愧于手术之前的怀疑与不信任。

  师俊莉医生不仅仅只把我当成是一个患者,还贴心了送了我很多书,以解我住院时的闲暇无聊时光。医生助理潘籽言也是,永远那么有朝气,给了我她的IPaid。还有美丽的祛疤专家,一有空就会来看我,耐心给我讲解之后的祛疤方案,一双眼睛如空谷幽兰,染着鹅黄的调子,温暖和煦。郭树忠教授总是乐呵呵的,没有一点教授的架子。住院医师胡小焕医生总是很忙,却不忘我的每次换药时间,临走时还细心的给了剪好了回去换药的油沙。

  我感谢母亲给了我一个不完美的鼻子,让我勇敢上进,我感谢师医生给了我一个如此美丽的鼻子,让我可以自信从容的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感谢联合丽格,在黑医美盛行其道,公立医院趾高气扬的情况下,你们有着公立医院的技术,却带着私立医院的服务;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依然尽心尽力的对待患者。祝联合丽格越来越好。

       【申明】以上图片部分来自于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发布者删除即可!谢谢!